上午12点半:中储粮清查周口粮库案 知情人称涉案金额上亿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八卦区 时间:2020/04/09 02:55:37

降蕴彰

中储粮河南周口直属粮库主任乔建军侵吞巨额公款案有了新的进展。

本报获悉,周口市检察院已经控制了包括主管会计在内的六七名牵涉本案的周口直属粮库工作人员,有超过10家以上的民营粮食收储企业、库点也因涉案“过深”被严格清查。而对于很多人所关注的涉案金额,有知情人士称“上了亿元”。

更进一步的解释是,周口市检察院初步掌握的只是乔建军在“潜逃境外”之前“骗取公款”的数额,而更多的涉案款项,是由于乔建军执掌中储粮周口直属库主任的权位长达12年,对其所管辖范围内一系列资金使用和调配都有“绝对的权威”,使得涉案款项庞杂,金额巨大,短期内很难查清楚。“周口粮库案”事发之后,中储粮总公司一方面倾力配合周口市检察院调查乔建军案件,另一方面则联合当地纪检、财政等部门,紧急清查周口市境内全部国有粮食库存的数量和质量,接下来将是对河南乃至全国各省直属库更严格的整顿。

腐败案发

据前述知情人士所说,乔建军“潜逃境外”的时间是在国庆长假期间,导火线是中储粮河南分公司将对所管辖的大部分直属粮库的负责人做“交流调整”。该人士称,乔建军明白,一旦其他人接管他的职位,他一直隐藏着的诸多贪污腐败劣迹势必会暴露出来,正是基于这样的心理,他才选择了在被“调整”之前“潜逃国外”。

乔建军出逃之后,10月中旬,周口市人民检察院与中储粮河南分公司进驻周口直属粮库展开调查。由于乔建军还有另外一个身份是周口市二届人大代表,按照《人大代表法》规定,对县级以上的人大代表采取强制措施必须经过当地人大批准。直到10月26日,在周口市人大常委会批准周口市人民检察院的相关请示正式发文之后,周口市人民检察院才正式决定“对乔建军依法采取强制措施”。

本报获知的一份《关于许可对市二届人大代表乔建军依法采取强制措施的决定》,对案件简述是“乔建军涉嫌利用职务之便,骗取公款并潜逃境外”。前述知情人士对此表示,乔建军在得知自己将被“调整”之后,还利用周口直属粮库的实施基建项目、大件物品采购等时机,大肆侵吞公款。

周口境内有两家中央储备直属粮库,是中储粮总公司所属下的三级单位,属拥有独立核算、自负盈亏的法人实体,可以直接从事中央储备粮的收购、储存、运输、加工、销售及相关业务。乔建军于1989年开始担任中储粮周口直属库主任,他对周口直属库每年仓库的扩建和改造、粮食的收储和轮换、粮食收储库点的增减和调整,以及一系列相对应的资金使用和调配,都有“绝对的权威”,而所牵涉的款项更是庞杂,金额巨大。

前述知情人士举例说,仅仅在涉及粮食收储方面,2010年周口粮食收储的费用就达40多亿元,乔建军作为周口直属库主任,有权决定哪些粮食收储企业、库点具备政策收储资格,而通过贿赂获取资格的企业、库点所存在的隐患往往都很大。

据悉,周口市检察院近期调查发现,在乔建军的授意下,有参与政策性收储的民营企业采取虚报、多报收购粮食数量的手段,在骗取国家收储补贴款之后,又以现金的形式将好处返还给了乔建军。“周口粮库案”事发之后,中储粮总公司、河南分公司采取了一系列措施加以挽救和弥补。除了倾力配合周口市检察院调查乔建军案件,严格清查周口直属粮库的账目之外,还积极组织当地纪检、财政、粮食等部门,紧急清查周口市境内全部国有粮食库存的数量和质量。

前述知情人士称,中储粮总公司对于周口直属库的整顿已经开始,。

据悉,周口直属库的骨干人员将分成多个小组,进一步对所有的下属粮库进行清查整顿,摸清楚“哪些粮库是实地,哪些粮库是空仓”。之后,中储粮总公司将对河南乃至全国各省直属库更严格的清查整顿。

监管缺失

“周口粮库案”事发之后,很多业内人士都会提及去年中储粮许昌直属库牵涉10多名管理人员的腐败大案。

同是在河南省境内,也同样是中储粮的三级直属库,案发主要对象也都是直属粮库的主任,更为重合的是,两起贪污腐败案件的主任都是掌握直属粮库大权长达10年之久,案发的时间也都是在两人卸任之时。

按照公开的数据,截至2008年底,中储粮分布各省的24个分公司,共计拥有338个直属库。前述知情人士表示,在他所了解的一些中储粮市县级的直属库中,连续七八年甚至超过10年之久,直属库主任、副主任等没做过调整的也屡见不鲜。

在他看来,正是由于上级主管部门对遍布全国的中储粮直属库主管领导缺乏有效的监督与制约,才导致基层粮库累积的各种问题越来越多,直至发生直属库管理人员贪污腐败的大案。

去年7月,中储粮河南分公司派驻滑县的两名监管员李明岗、江金龙也因涉嫌受贿罪被当地检察院批捕;今年9月,中储粮安徽分公司涡阳直属库副主任鹿某也因涉嫌滥用职权违规收购劣质小麦被当地检察院立案查办。仅仅是在今年夏粮收购中,鹿某就给国家造成247.9万余元的损失。

对于中储粮管理中出现的诸多漏洞,中国粮食协会的一位负责人认为,中储粮的各个直属库名义上是专注于粮食收储、流通,不生产终端消费品,因而免于纪检、工商、税务、卫生等部门的外部直接监管,在这样的体制之下,对于中储粮县市级直属库实际上只有来自上级公司的内部监管和国家粮食局的部分监管。

周口市某县粮食局局长进一步分析称,在每年市县级的政策性粮食收储中,粮食收购入市的主体需要经中储粮认可;承储保管政策粮食的库点,无论是民营、地方国企,还是个体,也是中储粮说了算;国家对粮食政策收购所支付的资金、补贴的拨付,也是通过中储粮来发放至参与政策收储的粮库。

多位业内人士给出建议,除了要对中储粮直属库主主领导的权力进行有效的调整、监督与制约,重要是在粮食收储企业、库点的认定,粮食收购资金和补贴的拨付等方面,推进从中央到地方的财政、纪检、粮食局等部门来协作参与监督,尽快改变中储粮在政策性粮食收储中,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的“双面”角色。

相关案件

2010年7月

中储粮河南分公司派驻滑县的两名监管员李明岗、江金龙也因以涉嫌受贿罪被当地检察院批捕;

2011年9月

中储粮安徽分公司涡阳直属库副主任鹿某也因涉嫌滥用职权违规收购劣质小麦被当地检察院立案查办;

2011年10月

周口市人民检察院与中储粮河南分公司进驻周口直属粮库主任乔建军侵吞公款案,涉案金额过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