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8身高的最佳体重:“签字需女色”科研岂能不变色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八卦区 时间:2020/01/18 08:49:10

“签字需女色”科研岂能不变色

大洋新闻 时间: 2011-11-07 来源: 广州日报 作者: 洪巧俊

  中国科协一项调查显示:科研资金用于项目本身仅占40%左右,大量科研经费流失在项目之外。如今到位的科研经费,成了部分人的“圈钱”法宝,甚至有的专家,给钱不要,送什么都不要,最后给他安排了女色,才肯签字。(11月6日《新快报》)

  “专家需女色,科研就变色。”在我看来,此属必然。掌握科研资费的专家早已成了老板,手中有大把钞票,安排他们出国旅游,也索然无味。这不是信口开河,中科院研究员李志曾说,他们所里很多老师,全世界几乎跑遍了。所以这些大腕专家更感兴趣的是女色,所谓“饱暖思淫欲,女色不怕多。”那些贪官有情妇几十个,甚至百个,还去嫖娼,而对于“安排女色,才肯签字”的大腕专家们,送女色也算是“对症下药”。

  中国人对诺贝尔奖一直耿耿于怀。眼下的学术风气,不说获诺贝尔奖,恐怕连出成果都难。有人说如果诺奖在中国古代已经设立,那么各奖项的得主,就会毫无疑问有中国人。这样为中国难获诺奖喊冤,却不讲科研人员急功近利,缺乏科学精神的现实,堪称愚昧。特别是在科研领域里,只要能拿到项目和课题,当事人就能当老板,雇人“共同”研发,支付部分劳务费后,余下的悉数落入个人腰包。

  科研经费多数是财政拨款,本来教授拿了工资和绩效,就不应再拿提成。在香港的大学,教授拿再多的科研经费,自己的收入都没法增加;美国也有类似规定,教授除了年薪,不能在课题中提成。但在国内,谁拿的项目和课题多,谁就能发大财。

  如今,人们把专家说成“砖家”,并非主观恶意,而是因为专家们不自爱、不自重。他们不再以科学客观、实事求是的态度说话,不再凭道德良知说话。他们的言语充满着奸商的铜臭,其骨子里也流淌着铜臭的血液。“签字需女色”,不仅让科研变色,而且会导致科学堕落。            (洪巧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