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承旭 歌曲:走近中原美石:南阳独山玉见闻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八卦区 时间:2020/02/18 05:56:38
南阳,位于黄河以南、伏牛山以北的平原之地,静静的白河穿城而过。  南阳城北数公里处,如今是城乡结合部,平坦的原野上一山兀然隆起。此山,不与任何山脉相牵连,平地卓然生成,故称为独山。独山为东北-西南走向,长约2.5公里、宽约1~1.5公里,绝对高程约200米。汉光武帝刘秀中兴,留给南阳的是勇武,独山玉数千年来的开采史,带给南阳的却是妩媚。独玉之乡话古今走进南阳,如同走进了玉的世界。南阳市区、独山山口、南阳市辖下的镇平县城、镇平县辖下的石佛寺镇,玉器市场、玉器店铺比比皆是,上市的玉器、玉料,有本地产的独山玉料、玉器,也有和田玉、杂玉、翡翠。南阳继续演绎和扩展着中原玉都的历史与传奇。且不论属于硬玉的翡翠,中国的软玉通常认为有四大名玉,即新疆和田玉、南阳独山玉、陕西蓝田玉、辽宁岫玉。四大名玉中的和田玉、岫玉,生长在较为边远的疆土,陕西蓝田玉生长在函谷关外,唯南阳独山玉生长在古人所云的中原地带。四大名玉被中华民族大家庭的成员发现与使用的时间源头,尚待考证,但南阳独山玉进入华夏先民的视野,进而被琢磨成器具,其时间无疑是早的。据当今玉器研究专家、故宫(微博)博物院研究员杨伯达先生的《中国玉器全集》介绍,关中、中原、山东等地的仰韶文化、龙山文化遗址中发现的玉器,既有地方玉,也有南阳独山玉。仰韶文化距今7000年左右,这说明至少在距今7000年以前,南阳独山玉已被开发利用,成为人类的劳动工具或礼器、日用饰品。距今3000多年的河南安阳妇好墓,曾出土300多件玉器,据专家检测,这些玉器,既有和田玉,也有南阳独山玉。在南阳独山玉的故乡——南阳,近年考古发掘,在一处仰韶文化遗址中发现了一件玉斧。这件玉斧呈墨绿色。专家们认为,这件玉斧为南阳独山玉制成。在南阳市,民间收藏中有大量独山玉玉器出现,其年代从数千年到数百年,直到当今,时间链条清晰。由此可见,南阳独山玉的开采、雕磨、使用,距今至少有7000年的历史、7000年的源流,伴随着华夏文明的跋涉,代代不竭,直到如今。独山玉是世界上已知独一无二的蚀变斜长岩玉石,其组成矿物以斜长石(主要是钙长石)、黝帘石为主,其次还有翠绿色的含铬云母石、黄绿色角闪石、深绿色绿帘石、褐红色金红石等玉性矿物质。独山玉矿物组成的多样性,构成了独山玉化学成份的多样性,由此,形成了独山玉色彩的斑斓。独山玉与其他玉种一样,以半透明、石质细腻、无绺无杂为上。如果再加上纯正的翠绿颜色,几可与翡翠比美。因此,南阳独山玉也称为“南阳翡翠”。南阳独山玉,多色,而且富有传奇色彩。

独玉精品雕件距今2000多年的战国时代,荆山之子卞和得璞玉一方,敬献楚王,楚王与其左右认玉为石,砍掉了卞和的一只足;若干年后,荆山子卞和持玉再献楚王,结果是失去了自己的另一只足;再若干年,卞和让儿子背着他奉玉再献,终有识者,卞和之玉始得为新一代楚王所珍,为当世王霸豪强所追捧。于是和氏之璧敷演出“完璧归赵”、“秦皇作玺”、“孙策得宝”、“万世传玺”等一系列与中华历史相伴的皇室玺宝传奇。和氏璧的故事,挥洒着辩证唯物主义的光辉。据唐代杜光庭《录异志》记载,和氏璧“侧而视之色碧,正而视之色白”。后世有人认为,和氏璧碧中有白,碧白兼有,应是翡翠。但当时是翡翠尚未进入中原,甚至尚未发现。卞和不可能在今襄阳南漳一带的荆山中得到一块翡翠料,最大的可能是卞和得到了一方南阳独山玉料。因为荆山之麓是襄阳,是汉水,向北不远即南阳,同时,穿南阳而过的白河在襄阳城南汇入汉水,南阳独山玉不正是碧白兼有,多色共生吗?南阳独山玉被帝王作为治玺之玉,这是它的最高礼遇,一般情况下,南阳独山玉更容易受到中下层人士的亲睐。独山玉是名玉,也是民玉。玉乡玉市玉玲珑南阳独山玉的矿藏在独山,独山玉雕工艺的源头在镇平。镇平是南阳辖下的一个县,县城在南阳市西30公里,距独山仅20公里。秋高气爽时节,我们赴南阳访玉,首先到了镇平县城。县城中有一玉市,千米长街、团团市场,数百家玉店,挤挤密密。走进一家两开间的玉店,店堂收拾得眉清目秀,立柜里是一件件玉山子,玻璃柜台里是各种雕件。细看,有色彩斑斓的南阳独山玉、沉静秀丽的缅甸翡翠,也有温文尔雅的和田玉,还有玛瑙和一些不知名的玉。雕件的品种有手镯、胸坠、耳坠、手把件等。店主和气、持重,声言其店只卖A货,不卖B货,玉雕货品是前店后厂、自产自销。见其人面善,似商人气不甚浓,与其攀谈,方知这张姓店主原系镇平县一家国营玉雕厂的厂长,企业改革改制浪潮中,国营厂散了,他这个厂长就和儿女们自组家庭厂店,开始了家庭玉雕厂店的兴办与运营。谈得高兴,店主老张把我等一行带到街道正对面的店堂。这个店堂有三间门面,比刚才的店堂多一间,显得更宽敞一些。看柜台的玉雕件,品种大致与刚才的店相同,只是刀工显得老到一些。老张说,对面的店是儿子媳妇的,这店是他和老伴的。他们这是一厂二店,父子间互相协作,各自独立经营。老张还告诉我们,镇平的玉雕史有几千年了,住在独山下,许多人终生以独山玉为业,在独山玉玉器的制售中求生活。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独山玉玉业兴盛过一段时间。改革开放后,玉雕企业先后改制,厂里的玉雕骨干纷纷离厂“跑单帮”,自个儿办起了作坊式玉雕坊、厂,渐渐形成了南北独山玉雕的“春秋战国”时代。说到此,老张似感慨万千。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如今南阳玉雕业的中心已不在镇平县城,而转到了独山附近的镇平县石佛寺镇。开车不过十分钟左右,北行上十公里,路两边立着一尊尊待售的大型石雕。在这些青石和花岗石石雕的“夹道欢迎”中,石佛寺到了。石佛寺的玉器市场原本有两条长街、一个广场,商户数千,商贾逾万。近年又新修了数万平方米的大市场,和原有的玉石街、玉石广场连片成线,形成了偌大的一片玉器城。石佛寺玉器城长逾千米,宽约二三百米,城中有中国玉文化展、南阳独山玉展,有比肩而立的店铺,有和田玉巴扎式的集贸型玉市大广场,甚至还有地摊、支着木板露天营销的“板摊”。市场内的建筑鳞次栉比,人语喧喧,玉韵悠悠……置身其中,人们会感触到中国玉文化沁人肺腑的浸润力。石佛寺玉器城中,南阳独山玉雕件主要是山子和人物、动物、植物摆件,也有精美如缅甸翡翠的饰件,如手镯、耳坠、胸花、胸坠、手把件,其档次从高到低,多种多样,多姿多彩。南阳独山玉在自己的家乡千姿百态,意气昂扬。南阳及其属下的镇平县城、尤其是石佛寺,已成为当今中国中部地区最大的玉器批发市场,石佛寺玉器城里不仅有本地玉,还有和田玉、缅甸翡翠及其制成品。和南阳独山玉一样,翡翠、和田玉雕件,既有批发,也有零售。懂行的、半懂不懂的、完全不懂的,攒行于石佛寺玉器城,寻寻觅觅,挑挑拣拣,无论钱多钱少,都能买到自己心仪的玉器。看了这里的价,再去看大城市大商场玉器专柜的价,你会被二者之间的落差弄得眩晕,或是心惊肉跳。石佛寺玉器城里的各种玉器雕件,有大众能够接受的通货,也有花大价钱才得到的精品。当然精品比较集中的,还是南阳城里的玉器店。在南阳城中心、白河右岸,有一个玉器大市场,南阳当地玉雕公司的大店,南阳玉商考究的中型、小型店,约略有百余家。这些店大多以南阳独山玉为主,翡翠次之,和田玉偶有露脸的。这里的南阳独山玉山子,常有令人惊异之作。小件的,如手镯、上好的价格也在上万元乃至数万、数十万,其美艳、其价格不下缅甸翡翠。镇平县城、石佛寺、南阳城,围绕着一座玉山,延续着数千年的玉文化,形成了三个玉器市场,它们是一个整体——南阳玉器批发与零售。它们也有不曾明言的分工:镇平县城的雅致、石佛寺的批量、南阳城的档次。南阳玉器批发市场在中国的中部,承担起了当今玉文化的推广与流传。千秋独立访玉山独山,南阳城西北的一座小山,与巍巍昆仑山比,一个是高山,一个是矮丘。高山仰止,和田玉生香;矮丘不矮,独山玉自有魅力。中原大地本为平原,南阳处豫之西南,为伏牛山所环抱,是为盆地。盆地的千里平畴上一山兀然隆起,飘然卓立,静若处子,数千年来,也引得无数爱玉人怦然心动。那天,我从东南坡进入玉香暗动的独山。独山上无大树,但植被茂密,长满了南方常见的栎丛和黄荆。独山村子里的老汉们说,盘古在桐柏山开天,女娲在不周山补天,他们用五色石斧、七彩石块,来自哪里?来自独山。老汉们极言独山玉之神奇,开采之超早。在传说美妙的雾纱里寻觅历史,半坡玉器及南阳石斧可证独山玉开采时间当在新石器时代,至于和氏璧已比南阳黄山出土的那柄石斧晚了两三千年。独山玉开采至今已六七千年矣,历朝历代、官家民间,在独山上开凿了许多的隧道,开挖了许多的开采面。细细想来,高度与坡面俱为有限的独山,应是处处矿洞,处处伤痕,不忍卒看了。庆幸的是,今日登独山,尝无此感觉。这是因为,先人们凿矿,矿停则洞封,洞口得以“愈合”;二是独山植被葱郁,掩去了那处处痕迹。旧洞愈合,新洞却历历在目。独山东南坡的半山腰,有一隧道正在采石作业,洞口有2米多宽,近3米高,洞中铺有铁轨,翻斗车进出,运送矿碴废石,向山坡上倾倒,在洞口前垫出了数百平方米的石质平台。目前,这平台在一日日向前延伸,在植被丛中显得有些刺眼。从矿碴废石出来时,我们问随侍翻斗车的“矿工”,洞有多深,矿石如何?“矿工”回答说:“矿洞很深”,“有用的矿石在洞里存放着,收工时由矿主护送出洞”。留心倾倒的矿碴废石,石有大小,小石如拳头,大则如斗,有些矿石似有绿色、褐色、白色在阳光下闪烁。默默地捡几小片,聊作矿石,护场人默然不语。山有多高,水有多长;山有多厚,水有多润。矿场旁有沟,沟中水流汩汩,这是自洞中浸出的润玉之水。将那拾得的碎石块,放入水中稍一浸,许多的绿自石中猛然显现,突觉心中有了一片翠绿的稻田,很是愉悦。站在这个矿场上,可见另两处略小的矿碴堆。当地父老言,山中的玉很有限了,政府对开矿取玉管得很严,一些小矿洞已经封了。独山东南麓有多处村庄,山的出口两边建有店铺、饭庄、银行,这应该都是独山玉生意的衍生物。玉山下的村庄是名符其实的玉村,靠近山的出入口的一个村庄,家家户户的门前场院,及至屋子里,堆满了独山玉料,最多的有数十立方;西侧的一户,门前是毛石,屋内是柜台,柜台对面靠墙处,立着数块厚重的毛料山子——将毛料稍加整理,自然成形,其朴拙、其出奇之色之形,十分惹人。问价,主人答曰:几万、十几万,还有数十万元的。东南麓靠北的几个连片的村子,也是毛料满村。要说有什么不同,是毛料的块头更大一些。一些庭院里锯石、刻石之声,此伏彼起,走近探看,正有人埋头雕刻,其山子的体量较大,多半是数十厘米的大山子,雕刻充分利用了独山玉的多色多彩,俏雕之物或人物或植物、动物,既状其形,也俏其色,巧夺天工,如同天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