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你和挺想你的区别:金刚经开示(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八卦区 时间:2020/02/22 11:58:45

金刚经开示(一)

(

                        《金刚经》开示录

                        三藏法师鸠摩罗什 译经

                         堪布索达吉  传讲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第一节课

《金刚经》又名《般若三百颂》,此经在汉地影响极广,自鸠摩罗什法师翻译出来后,修行人依靠它明心见性的公案不胜枚举,普通人依靠它消灾免难的感应也比比皆是。不仅如此,在藏传佛教中,它的地位也举足轻重,根本不同于其他般若法门。很多地方有这样一种传统:人死之后,若能在七七四十九天内,为亡人念满100遍《金刚经》和1000遍《解脱经》,此人便可得到解脱。而且,在一些长寿祈福的仪式上,人们也经常念诵此经。有关此经的缮写,拉萨大昭寺及内蒙古的古代文库中,收藏了大量用黄金、白银抄写的版本。

《金刚经》的讲义,藏地以前没有,印度只有一本,而在汉地,学习报告、注疏等各种讲义数不胜数,这一点,凡对《金刚经》有兴趣的人,应该是非常清楚的。

由于没有藏文讲义可作参考,所以这一次的传讲,我只有凭借自己的能力,依靠对藏文经文的理解给大家讲述。同时,希望你们好好参考汉地的相关讲义,通过两个月左右的学习,真正明白《金刚经》到底是一部什么样的经典。

以前有种现象:某人学藏传佛教回来,就开始诽谤《金刚经》,说这部经如何如何不好。这种情况非常可怕。所以这次我传讲,一方面是让你们知道藏传佛教与汉传佛教圆融一味,根本没有任何抵触;另一方面,也为你们日后弘法提供一个很好的条件。《金刚经》的功德不可思议,大家若有机会讲法,应当尽力弘扬《金刚经》,这对汉地众生将有很大的利益!

在汉地,不管是学禅宗、华严宗还是净土宗,每个宗派都对这部经典非常重视。我们五明佛学院的四众弟子,若回去给人讲《上师心滴》,别人可能不一定接受,但是开讲《金刚经》的话,也许人人都十分欢喜。再加上许多人每天的课诵就是《金刚经》,若能了知其中涵义,这是相当有意义的。

这次讲解《金刚经》,有人建议以大圆满的方式讲,有人说以大手印的方式讲,但就我而言,一方面相续中没有这么高的智慧,另一方面,我想讲解《金刚经》的关键是让大家明白它的真正涵义,若连显宗的说法都不懂,一下子就想高攀大圆满,可能有点不太现实。

汉地很多法师和居士都讲过《金刚经》,以前我也看过一些,觉得有个别讲义不太圆满,一些理论和实修方面的内容,似乎没有真正提及。所以这次学习《金刚经》,我们先要把显宗的说法弄清楚,《金刚经》诠释的是中观应成派的观点,有了这个基础,大圆满、大手印的境界也就很容易得到了。

释题:金刚般若波罗蜜经

在藏文和部分梵文译本中,本经的全名是《能断金刚般若波罗蜜经》,唐朝的玄奘大师和义净法师都是这样翻译的。

〖金刚〗:以比喻的方式,将般若空性喻为金刚。为什么用金刚为喻呢?《摧魔仪轨》中说,金刚有不摧、不坏、不变等七种特征;佛教的公案中也说,帝释天持的金刚有能力摧毁一座大山,但任何东西也无法毁坏它;《大智度论》四十五卷中云:“一切结使烦恼所不能动,譬如金刚山不为风所倾摇……诸虫来啮,无所亏损,是名金刚心。”故而,金刚有个不共的特点:能坏一切,而不为一切所坏。般若空性也是如此,它能摧毁各种各样的邪见执著,却不为任何一种邪见所毁,从这个角度来讲,二者具有相同之处。

你们在学习的过程中,不要认为:“汉地法师讲得不好,只有我们上师讲得最好。”要知道,汉地很多人一生致力于研究《金刚经》,他们对这部经的造诣非常深,且在一些讲义当中,确实有不可思议的意传加持。而我以前没有讲过,没有学过,也没有深入研究过,若认为其他法师都讲得不好,这种想法有很大的过失!所以,大家在闻法时心态一定要摆正,切忌轻毁其他的高僧大德!

〖般若波罗蜜〗:梵语为“巴 玛达”,意思是智慧到彼岸,或者智慧度。

在藏文的《金刚经》之前,本来还有“顶礼一切佛菩萨!”这是遵循藏王赤热巴巾的钦定,可了知《金刚经》属于三藏中的经藏。

以上是题目的简单介绍。

汉地的《金刚经》有几种译本:最早的是姚秦鸠摩罗什翻译的,后来北魏菩提流支、南朝真谛法师、隋朝达摩笈多、唐朝玄奘法师和义净法师也译过此经。

其中,义净法师的译本与藏文对照最为接近。鸠摩罗什的在某些地方有一定出入,究其原因,我认为可能有两个因素:一是当时印度佛教非常兴盛,梵文的版本不同所致;另一个是因为鸠摩罗什翻译时译经场面十分庞大,约有四百多人,鸠摩罗什一边口译,旁边的人一边记录,这个过程中难免会有一些纰漏。但不管怎么样,鸠摩罗什的译本是大成就者以谛实语加持过的,受持读诵的功德不可思议,古往今来无数人依此译本开悟就足以证明这一点。

至于藏文版的《金刚经》,只有一种译本。我以前对照过拉萨、青海等处的版本,发现与《甘珠尔》般若部中收藏的一模一样。

正式宣讲经义: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

〖如是我闻:一时〗:这是结集者所加之文字,意思是说“我在当时听到这样一个金刚语”。听到了什么呢?就是下面所讲的《金刚经》。

释迦牟尼佛在涅槃之前,曾开许阿难等弟子结集三藏,为使后人生起信心,经首可加“如是我闻,一时”,经尾可加“天龙人非人等欢喜信受,作礼而去”等赞叹,中间可加“世尊问”、“文殊答”等连接文。大家都知道,佛经分为三种:佛陀亲口宣说的、佛陀加持宣说的、佛陀开许宣说的。“如是我闻”虽然不是佛陀亲口宣说的,但属于佛陀开许宣说的部分。

佛的教法共有三次结集:第一次是佛涅槃后第二年;第二次是涅槃后一百一十年;第三次有两种说法,一是涅槃后一百八十年,一是涅槃后三百年。经过这三次结集,三藏全部以文字的形式表现出来了。

至于三藏的结集者,一般都认为,多闻第一的阿难结集经藏,持戒第一的优婆离结集律藏,头陀第一的大迦叶结集论藏。由于《金刚经》属于经藏,故“如是我闻”中的“我”是指阿难尊者。有人认为是大迦叶,但我觉得这种说法不太可靠。

“一时”有两种意思:1、指佛在某地说法的时间。佛教对释迦牟尼佛的说法时间历来颇有争议,有人认为是49年,有人认为是45年,但这部《金刚经》是在哪一年哪一天宣讲的,历史上并没有明确记载,因此“一时”可解释为某一天;2、凡夫说法需要固定的时间、固定的地点、固定的听众、固定的法门,而佛陀讲法却不必如此,佛可于过去、现在、未来当中,于无量世界为不同众生宣讲不同的法门,这种境界甚深难测、不可思议,所以,这里的“一时”包含了过去、现在、未来三时。

第二节课

按藏传佛教的讲经方式,《金刚经》分为初善题目、中善经义、后善结尾。昨天讲了初善部分,今天接着讲中善经义。

提到“三善”,我想起了以前的一个笑话:有位炉霍县的干部,经常喜欢看一些经论,有一次他在开统战会议时说:“同志们,今天我们要开一个会。初善我先发言,中善我要讲一些政治问题,后善祝大家吉祥如意……”(众笑)

如是我闻:一时,佛在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

依照密宗的讲法,此处是说五种圆满:1、环境圆满:舍卫国祇树给孤独园;2、时间圆满:释迦牟尼佛成佛后的一时;3、眷属圆满:一千二百五十位大比丘;4、法圆满:《金刚经》所诠的甚深意义;5、本师圆满:三界导师释迦牟尼佛。

〖舍卫国〗:据《现观庄严论释》记载,舍卫国是印度六大城市之一(其余的还有广严城、鹿野苑等),佛陀在世时由孟光王(波斯匿王)统治。

〖祇树给孤独园〗:它的来历有一段典故:给孤独长者皈依佛陀后,祈请佛陀来舍卫国传法,并欲觅地为佛建造精舍。他发现祇陀太子的林苑清净闲旷、适合静修,所以打算购买。太子非常不舍得,为了打消他的念头,对他开玩笑道:“你若能把这里用黄金铺满,我就答应你的要求。”给孤独长者回家后打开宝库,用大象把黄金驮到那里铺地。由于给孤独长者前世供养过六佛,今生能够看到地下的宝藏,并可加持土石变成黄金,具有极为殊胜的福报。最后祇陀太子为其诚心所动,对他说:“以前我们商量卖地时,并没有说这里的树也要卖,现在这块地属于你,但这些树仍属于我,让我们一起供养佛陀吧。”以此原因,该地名“祇树给孤独园”。后来,给孤独长者迎请天人在这里建造了一座经堂,佛陀常在此地讲经说法。

1990年我随上师如意宝前往印度,在日薄西山的某一天,朝拜了这座闻名遐迩的“祇树给孤独园”。如今那里唯有一片废墟,既没有寺院,也没有城市,只剩下了遗址的大概界限。当年,佛陀在此示现神变降伏外道六师,为了纪念这段历史,在每年神变月(藏历一月)的一日至十五日,拉萨都会举行隆重的法会,我们学院也在这十五天中举办“持明大法会”。

〖与大比丘众,千二百五十人俱〗:藏文译本和义净法师的译本中,除了一千二百五十位比丘外,还有“大菩萨众”。此译本之所以没有提及,应该是梵文版本的不同所致。就像《入菩萨行论》的颂词,克什米尔的班智达说有一千多颂,东印度的班智达说有七百颂,中印度的班智达说有一千颂,最后问寂天菩萨时,才知道一千颂是正确的。印度的经文经常在文字内容等方面有所不同,故大家不要一见到不同版本,就妄加断言“这是真的”、“那是假的”!

我个人认为,在梵文版本方面,藏传佛教与义净法师用的应该是一个,鸠摩罗什与唐玄奘用的可能是一个。你们在研究经典时,倘若发现不同之处,千万不要随便取舍。要知道,经典是具不忘陀罗尼的班智达结集而成,但他们的不忘陀罗尼就像现在的录音机一样,也有不同层次的差别,所以不能一概而论。

《金刚经》的听众有小乘比丘,也有大乘菩萨,因此本经属于大乘的范畴,《经庄严论》的意义可以尽摄其中。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5dff020e0100kxu1.html) - 金刚经开示(一)_飞龙_新浪博客

尔时,世尊食时,著衣持钵,入舍卫大城乞食。

诸眷属聚在一起时,世尊于正午之前,着衣托钵到舍卫城中乞食化缘。

〖著衣〗:世尊出门之前都要先整理衣服,我们弟子就更不用说了。不管大家穿藏装还是汉装,如果下山到城市里去,一定要看看自己的衣著是否整齐。有些汉喇嘛的衣服穿得很难看,每次见到他们时,就像见到了藏族的“济公和尚”。作为一名出家人,不管穿什么样的僧衣,都应让人看起来顺眼。当然,这不是叫你们去学打扮,而是应有的威仪必须具足,否则会令世人对佛法产生邪见!

〖乞食〗:有人会问:“佛陀为什么也像我们一样,中午肚子特别饿,要出去化缘呢?”其实,佛陀并不是肚子饿,而是要给众生一个积累资粮的机会,并借机为他们传讲佛法。《秘密不可思议经》中云:“佛陀体内没有内脏,犹如金丸。”《金光经》中也说:“释迦牟尼佛显现上是在化缘,但并没有享用这些食物,因为佛陀从来没有饥饿。”

退一步说,即使释迦牟尼佛的肚子饿,他也可依神通加持土木、石头变成食物,而不需要向人乞讨。依靠佛陀的加持力,一个东西能变化无量之多,就算是不好吃的食物,也会成为醍醐美味,诚如《现观庄严论》中言:“在佛陀口中,低劣的饮食也能变成无上胜味。”以前释迦牟尼佛在阿耆达国安居时遇到灾荒,佛陀担心阿难因出生王族而受不了这种苦,所以给他吃一粒青稞,致使他七天中没有饥饿,以此因缘,阿难对佛陀的加持生起了极大的信心和稀有感。不仅如此,佛陀还具有虚空藏等持,圆满世间上的一切财富。因此,佛陀并不需要真正去化缘。

现在世间上有些人说:“释迦牟尼佛是乞丐王。”这其实是一种毁谤,有极大的过失!尽管佛陀确实带比丘到城中乞食,但这完全是一种示现,就像佛陀虽已灭尽我执,显现上还要说“我的弟子”、“我的施主”一样。根据刚才的那些教证,足以说明释迦牟尼佛并不是到了中午就饿得受不了,拿一个大碗跑到城市里去,不是这样的!

于其城中,次第乞已,还至本处。饭食讫,收衣钵,洗足已,敷座而坐。

佛陀于舍卫城次第乞食后,回到祇园精舍享用斋饭。吃完饭,收拾钵盂,洗净双足,在法座上跏趺而坐,身体端直,安住于正念之中。

〖乞〗:现在的泰国也是如此,早上七、八点钟天还没有亮的时候,比丘们就托着钵,在马路上赤足而行。此时施主们早已在十字路口拿着食物等候,看到比丘来了,就高兴地排在路边,对他们一一献供。供养物除了食品以外,有时还有洗脸用具、衣服等。比丘的钵非常大,每次回来都满满的,早饭用完后,还剩下足够的食物留待中午享用。

在印度,化缘的时间一般是上午。而在部分佛经中,有时候也会看到比丘中午出去化缘,但种现象在泰国是没有的。

〖洗足〗:吃完饭后洗脚,泰国也有这种习俗。以前喜饶嘉措格西去泰国时,国王亲自为他端水洗脚。上次我们去虽然没有这种待遇,但也是居士帮忙倒水的。

〖敷座而坐〗:洗完脚后,佛陀在法座上端身正坐。值得注意的是,讲法、听法、修行时,身体的端直非常重要。有些人在家里看书念经,经常喜欢斜靠着,这种姿势相当不好。要知道,身不正则气脉不正,气脉不正,记忆力和修行就会受到很大影响。藏传佛教历来重视身体的姿势,不管是念经也好、修行也好,都要求身体必须端直,跏趺而坐。说实在的,我的习惯也不好,平时喜欢靠着看书,今后一定要改过来!

表面上看,佛陀吃完饭后,洗了个脚,在垫子上休息一下,安住于正念当中,马上就要讲《金刚经》了。

第三节课

鸠摩罗什翻译的《金刚经》分三十二品,你们在理解的时候,若按这种方式划分,意思会一层一层比较好懂。

经典与论典不相同:经典里有很多重复的内容,所表达的意思也不一定是一个;而论典很有层次性,可以依靠科判来划分,且论典还能使经文不明显的意思明显,散于各章节的内容归纳在一起。以前大家一直是学习论典,现在初学经典时,一定要注意这个问题。

在藏传佛教中,《上师心滴》是非常了不起的法。而在汉传佛教中,最殊胜的非《金刚经》莫属。这次法王如意宝传讲《上师心滴》的同时,我也给你们传授汉地最殊胜的如意宝——《金刚经》,希望大家珍惜!

时,长老须菩提,在大众中,即从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

在玄奘法师的译文中,前面还有“时诸比丘来诸佛所,到已顶礼世尊双足,右绕三匝,退坐一面”。意思是说,佛陀应供完后,身体端直,于正念中安住,此时一千二百五十位比丘和大菩萨,亲自来到佛前,在佛足下恭敬顶礼,右绕三匝,然后退到一边安坐。

〖顶礼〗:分为上、中、下三等,上等者是证悟顶礼,中等者是修行顶礼,下等者是五体投地、以三门恭敬顶礼。此处从显现上讲,是指平时的三门顶礼。

具体如何顶礼呢?众弟子一一来到佛前,恭敬地跪在地上,用自己的头顶触碰佛的双足。这种顶礼方式,根登群佩说,沿袭于古印度的宫廷,眷属大臣为了表示对国王的尊敬,就请国王坐在高高的宝座上,自己用头顶接触王足。同样,为了表达内心的恭敬,佛弟子也用这种方式顶礼世尊。在密宗的《时轮金刚》中,有时上师给弟子的灌顶,也要求弟子如此顶礼。

〖右绕三匝〗:现在很多佛教徒对右绕、左绕不太懂。一般而言,左绕有毁坏的过失,右绕有兴建的功德。在藏地,只有苯波教转神山、绕佛塔、转经轮是左绕,除此以外,藏族人一看到左绕就害怕,担心功德会毁坏。以前我去汉地五台山时,常发现有信徒左绕白塔,当时随行有位老喇嘛,看了以后特别心痛,由于不会说汉语,于是一直站在路上挡着,示意人们不要这么绕。经藏中有《右绕佛塔经》,其中就讲了右绕的功德。作为佛教徒,这些基本的常识一定要懂!

回到鸠摩罗什的译本上:此时,长老须菩提从大众中站起,袒露右肩,右膝着地,双手合掌恭敬地陈白世尊。

〖须菩提〗是请问者,也是《金刚经》的关键人物,他显现上是小乘声闻,实际是文殊菩萨的化现。《般若经》中经常出现他的名字,由于他完全精通般若方面的密意,所以世尊宣讲完大乘佛法之后,须菩提是第一个被开许传讲般若法门的人。

〖偏袒右肩〗:将袈裟搭在左肩上,右肩袒露于外。不是像有些人那样理解的——把袈裟搭在右肩上。

〖右膝著地〗:一般来说,弟子在上师面前祈请时,都是左脚掌着地,右膝盖着地,这样的姿势比较如法。

 

“稀有世尊,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

“举世稀有的世尊,您以最殊胜的护念,护念了这些大菩萨;以最殊胜的付嘱,付嘱了这些大菩萨。”

〖稀有世尊〗:世界上那些大教主、大本师,无法使众生得到真正的解脱,但释迦牟尼佛却能够做到这一点。对此,须菩提不得不赞叹,不得不感到稀有。

〖如来〗:佛的十种名号之一。因功德的侧面不同,佛可称为如来、应供、正遍知、明行足、善逝、世间解、无上士调御丈夫、天人师、佛、世尊。每一种名号的详细功德,麦彭仁波切在《随念三宝经释》中都有介绍。

〖诸菩萨〗:藏文中是菩萨摩诃萨,意即大菩萨。有些论典中认为,一至七地称为菩萨,八地以上才是大菩萨。但此处解释与《入行论》的一致,指凡是发了菩萨心的人,都可以称为大菩萨。为什么呢?因为观待凡夫而言,发了菩提心的人非常伟大,故称之为“摩诃萨”。

〖护念〗:鸠摩罗什译为“护念”,义净法师译为“饶益”,玄奘法师译为“摄受”。相比之下,义净法师的翻译与藏文比较贴切,但实际上三种译本的意思都一样。

最殊胜的护念是什么?就是赐予众生即生安乐,来世也安乐。父母师长用财产名声来护念我们,这并不是最殊胜的,释迦牟尼佛让我们今生来世都快乐,永远离开轮回的痛苦,才是最殊胜的护念、最殊胜的摄受、最殊胜的饶益。

〖付嘱〗:嘎玛拉西拉论师说,如来有三种付嘱——善知识的付嘱、正法的付嘱、教言的付嘱,以此方法来付嘱众生。

“世尊,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云何应住?云何降伏其心?”

“世尊,发了菩提心、趋入大乘道的人,应当如何安住、如何修行调伏自心?”

在藏文和义净、玄奘的译本中,这里都是“云何应住、云何修持、云何降伏其心”,但鸠摩罗什翻译的不太明显,也许是梵文版本有缺,也许是翻译时漏掉了,有两种可能性。

须菩提所提的问题,包含了大乘基道果的一切内容:基是发了菩提心之后,应如何安住;道是如何修持六度万行;果是如何调伏自心而获得佛果。我个人认为,这里为从基道果的方面解释可以,从提出问题、引出下文的角度解释也可以。

须菩提问了三个问题后,释迦牟尼佛便开始回答了:

佛言:“善哉,善哉!须菩提,如汝所说:如来善护念诸菩萨,善付嘱诸菩萨。汝今谛听,当为汝说:善男子,善女人,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应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唯然,世尊,愿乐欲闻。”

佛陀说:“问得好,问得好!如你所言,如来以最殊胜的护念,护念大菩萨,以最殊胜的付嘱,付嘱大菩萨。须菩提,你要仔细谛听,这三个问题我为你一一解说:发了菩提心、趋入大乘道的人,应当这样安住,这样修行降伏自心。”须菩提言:“遵命,世尊,我洗耳恭听。”

乍看之下,这段经文似乎有点重复,但仔细推敲就会发现这些话并不多余,而是为了认可须菩提的提问,佛陀以此方式来加强语气。打个比方说,你们说:“上师,您今天传讲《金刚经》很了不起,真是稀有啊!我们以后怎么修呢?”我回答说:“是啊是啊,我给你们传《金刚经》是很了不起。以后要修的话,好好听着,我跟你们说啊……”平时为了强调,我们一般也会重复一遍,以引起大家的注意。

〖善哉,善哉〗:须菩提受到释迦牟尼佛的表扬了。有些弟子做了让上师高兴的事,上师会赞叹:“好,好!”“对,对!”“就是这样,就是这样!”

在玄奘和义净的译文中,下面是“汝应谛听、极善作意,当为汝说”。意思是:须菩提,你要好好聆听,将这些道理记在心间,切莫忘失,我来为你宣说。这句话在《大圆满前行》闻法“三过”中也引用过。

〖汝应谛听〗:佛经与其他的语言不同,每个字、每句话都有甚深的含义。鉴于此,许多大德在讲经之前都会强调:“你们要专心闻法,不要说话,否则,我也没办法给你们传。当时释迦牟尼佛都有这个要求,心不专注是不行的……”

〖极善作意〗:只是听了并不够,还要把所闻的法义记在心中,忆持不忘失。《极乐愿文大疏》这方面的公案很多,在此不广讲,有兴趣可以自己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