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妹听我说菲儿:金刚经开示(三)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八卦区 时间:2020/02/18 05:55:41

金刚经开示(三)

(2010-07-03 17:27:11)转载 标签:

佛法

分类:智悲佛网

《金刚经》开示录                      

三藏法师鸠摩罗什译经

                      堪布索达吉  传讲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传承大恩上师!

无上甚深微妙法 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 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一切众生,请大家发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第六节课

昨天讲了“三轮体空”的布施是一切布施中最殊胜的,这种福德资粮所摄的果位——佛的庄严色身并不存在,因为凡有相状皆非究竟实相。今天继续讲:

须菩提白佛言:“世尊,颇有众生,得闻如是言说章句,生实信不?”

佛告须菩提:“莫作是说。如来灭后,后五百岁,有持戒修福者,于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为实。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种善根,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须菩提,如来悉知悉见,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

须菩提问佛陀:“世尊,将来很多众生听到如此甚深的般若法门,能否生起真实的信心?”佛告诉须菩提:“你不要这么说。我灭度后末法五百年时,有持戒清净、修积福德的三藏法师,将对《金刚经》生起无比的信心,这一点毋庸置疑。你要知道,这些人不是一般的缘分,他们往昔并不是在一尊佛、两尊佛、三四五尊佛面前种过善根,而是在无量千万尊佛前种过善根。乃至有人听闻《金刚经》的词句,仅仅生起一念清净的信心,须菩提,如来以无漏智慧悉能了知彻见,此众生将获得无量福德。”

〖后五百岁〗有两种说法:1、通常指现在五浊兴盛的末法时代,“五百”不是一个具体数字,而是一种抽象的时间概念;2、按嘎玛拉西拉的观点,释迦牟尼佛的教法期共有2500年,平均分为5个500年,“后五百岁”是最后一个500年。

今年是佛历2545年(公元2000年),若依嘎玛拉西拉的算法,现在是否不是佛的教法期了呢?并非如此。在藏地,各大教派公认佛陀的教法期有5000年,普巴派和华智仁波切、麦彭仁波切认为,现在已过了2900多年,萨迦派认为过了3000多年,但不管怎么说,今后仍有2000年左右的佛法驻世。

普巴派在历算方面相当准确,他们依“时轮金刚”的推算法,每次日食、月食都算得分秒不差。之所以能推出佛教的具体时间,是因为佛陀成道时天空中有启明星,第二天又出现了日食,依此特殊天象,故能算出佛教至今有2900多年的历史。

〖持戒修福者〗:玄奘译为“具足尸罗、具德、具慧”,义净译为“具戒、具德、具慧”,与鸠摩罗什的翻译稍有不同。是指持戒清净、修积福德、具有智慧的持藏者。

〖已于无量千万佛所种诸善根〗:不仅《金刚经》中有这种说法,按密宗的观点,我们今生能遇到大圆满,也是往昔于无量佛前种下的善根。全知无垢光尊者在《胜乘宝藏论》中云:“凡是值遇无上密乘之人,往昔必定已供养过无数佛陀,并成过普贤如来的眷属。”

〖闻是章句,乃至一念生净信者〗:释迦牟尼佛对须菩提说:将来若有众生对《金刚经》生起一念的清净信心,也能积累无边福德。

在座的道友,现在有缘听闻《金刚经》,一方面要对自己的福报生欢喜心,另一方面也应对空性见生起信心。般若法门的功德不可思议,哪怕对空性产生合理怀疑,也能摧毁三有的根本,诚如《中观四百论》所云:“薄福于此法,都不生疑惑,若谁略生疑,亦能坏三有。[2]

〖悉知〗:以佛陀的智慧,完全能了知未来有很多众生对《金刚经》生信,以及这些众生的根基因缘等。譬如,现在我们在讲《金刚经》,大家对经义生起怎样的信心、生信之因源于在无量佛前积累过什么资粮,这一切的一切,释迦牟尼佛都能洞察分明、丝毫不差。

〖悉见〗:未来众生闻思《金刚经》后生信的场面,佛陀依慧眼也能彻见得一清二楚。比如看到我们这里人坐得特别挤,有些人在打瞌睡……释迦牟尼佛全部都能见得到。

〖是诸众生得如是无量福德〗:大家过去在无量佛前积累过资粮,现在又对《金刚经》生起信心,这种福德是尽虚空界也无法衡量的。

“何以故?是诸众生无复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无法相,亦无非法相。”

“为什么会获得如此不可思议的福德呢?原因很简单:若对空性生起信心,能迅速超离一切执著,不再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没有法相,也没有非法相。”

“四相”前面已经讲过,但嘎玛拉西拉有不同的说法:

〖我相〗:将五蕴的假合执著为我;

〖人相〗:由我执而引生的我所执;

〖众生相〗:今生为人,来世为天人,后世又堕落恶趣,众生接连不断地在轮回中流转;

〖寿者相〗:执著一个相续的寿命延续不断。

若对《金刚经》的空性义产生信心,很快的时间内就能远离四相,利根者甚至当下即可解脱。犹如鱼已经上了钩、马上会离开水面一样,相续中如果有了空性见,尽管外表的身体跟凡夫一样,好像没有多大变化,但不久的将来,便能脱离轮回大海,趋至解脱的彼岸。《弥勒菩萨愿文》中也云:“无我、无人、无补特伽罗、无寿命,愿证悟无法究竟义。”

我们通达了一法的空性,就能通达万法的空性,如果明白了《金刚经》的空性义,就能明白一切法的空性义。《中观四百论》说:“以一法空性,即一切空性。”《般若经》亦云:“知自及诸众生等,乃至诸法亦复然。”意思是说,我怎么样,众生也是这样;众生怎么样,一切法也是这样。如果证悟了我是空性,那众生的本性也是空性;如果证悟了众生是空性,诸法的本性也是空性。

此处没有解释“法相”、“非法相”,下面会有广讲。

反过来说,假如有了这些执著,会有什么过失呢?下面从三方面来分析。

1、执著相:

“何以故?是诸众生若心取相,即为著我、人、众生、寿者。”

“为什么不能执著这些相呢?因为任何一个众生,只要他的心耽执相状,势必会执著我、人、众生、寿者四相。”

执著任何相都是菩提道的障碍,帝洛巴尊者曾说:“诸相的显现不是障碍,对诸相的执著才是障碍。”心不取相,一切皆离;一念取相,即著四相。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虽然反体不同,但本体上都是一个。

2、执著有法:

“若取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

“如果耽执法相,则会执著我、人、众生、寿者四相。”

〖法相〗:既包括调伏各种烦恼的佛法,也包括世俗中显现的有法。执著任何一种法相,都会落入四相当中,不能获得究竟的佛果,《般若十万颂》云:“须菩提,若起毫端许之名相执著,亦不得真实佛果。”

耽执世俗中的有法,是对五蕴的一种执著,有了对五蕴的执著,必然产生我的执著(我相)、我所的执著(人相)、众生相续不断产生(众生相)、彼在轮回中的寿命长短(寿者相),有了这四相,众生难免造业轮回,感受生死。《宝鬘论》云:“尔时有蕴执,彼即有我执,由我执造业,从业复受生。”

3、执著无法:

“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众生、寿者。”

“为什么呢?如果耽执非法相,也会执著我、人、众生、寿者四相。”

〖非法相〗:“法”与“非法”有两种解释:1)“法”指佛陀的教法,“非法”指外道的邪法;2)“法”指名言中显现的法,“非法”指单空方面的法。此处的“非法”是指单空。

执著单独的空性,也会落于四相当中。因为认为空性存在,显然是一种我所执(人相),有了我所执就一定有我执(我相),进而人我的分别也会产生(众生相),既然人我的相都有了,那有情从生至死的现象不可能不存在(寿者相)。

因此,对单空的执著,很多佛经论典都予以了破斥。如《般若摄颂》云:“虽说五蕴空,菩萨勇士者,尚行相状故,未信无生处。”意即仅证悟了五蕴的空性,并非究竟见解,菩萨若执著空性相,则没有对无生处生起信解。《中观四百论》也说:“愚宁起我执,非说无我理。”与其让愚者有“我”的执著,也不可对他宣讲“无我”的道理,因为若对空性产生执著,这是谁也救不了的。《宝积经》亦云:“宁可住于如山之补特伽罗见,不可落于真实我慢之空性见。”

“是故,不应取法,不应取非法。”

因此,既不能执著诸法实有,也不能执著一切皆空。

“以是义故,如来常说:汝等比丘,知我说法,如筏喻者,法尚应舍,何况非法?”

“鉴于此,如来在了义经典中常说:诸位比丘,你们应当知道,我所宣说的法犹如船筏,最终必须要舍弃,非法就更不用说了。”

渡河时离不开船筏,但到了对岸后,船筏就没有用处了。同样的道理,佛陀宣讲的八万四千法门,暂时可帮我们积资净障,获得解脱的果位,但究竟而言,对这些法的执著也要远离,更何况是外道的非法了。或者还可解释为:世俗中取舍因果的法都要舍弃,执著单空的非法就更不用说了。月称菩萨在《显句论》中也有一个很好的比喻:为了舀水,必须要准备水器,但水得到之后,水器就没有用了。

当然,没有真正获得解脱前,世俗谛的法千万不能舍弃,否则就无法证悟胜义谛。《入中论》云:“由名言谛为方便,胜义谛是方便生。”龙树菩萨也说:“若不依世俗,不得第一义。”假如还没有到岸就轻易抛弃船筏,半途掉到大海里是很可怕的!


[1] 金轮王阿拉律的五百个儿子就都是卵生的,持寿国王的三十二个太子也都是卵生的。还有在佛教的一个故事里面讲到,曾经有一个商人,航行到大海里去后,与大海里的一个长颈鹤共同生活,后来生了二个蛋,一个蛋里面出来的孩子叫札,另一个叫月札。

[2] 福德浅薄者,对此烦恼的对治妙法——缘起性空,都不会产生合理的疑惑。若谁略略对此法生疑,也能坏灭三有轮回。

第七节课

《金刚经》分三十二品,是梁昭明太子后来加的,这在藏文译本中没有,汉地的其他译本中也没有。有人认为:“佛经中不能妄加分别念,因为昭明太子给经文分品,至今仍在地狱里受苦。”这种说法是否可靠也很难确定。一般来讲,佛经中是不能加自己的分别念,但如果不是故意诽谤,为了帮助理解经文而加一些科判,应该不会有很大过失。当然,因果方面的问题,凡夫是难以判断的。昭明太子在《金刚经》中加上自己的语言,这是否大逆不道,确实不得而知。

以前香港有个居士,他按照自己的分别念,把《大圆满心性休息》的颂词和《三处三善引导文》合在了一起,看起来特别乱。后来我给他写了个辩论书,告诉他不要在无垢光尊者的金刚语上乱改,我们凡夫没有这种权利。从这个角度而言,昭明太子的做法可能不太好,但此举却对我们理解经文有一定的帮助,所以孰是孰非,望大家自己斟酌。

昨天佛陀对须菩提说,一切法犹如船筏,只是引导众生的方便,实际上并不存在,今天佛又提出一个问题:

“须菩提,于意云何?如来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耶?如来有所说法耶?”

佛陀问:“须菩提,你是怎么想的?如来正等觉真实存在吗?如来所说的法真实存在吗?”

这段文字,义净法师译为:“如来于无上菩提有所证不?复有少法是所说不?”意思是说,如来所证悟的智慧功德存在吗?如来所说的法存在吗?两位译师在字句上略有不同,但意义并无太大差别。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这是梵语,“阿耨多罗”是无上,“三藐”是圆满,“三菩提”是正等觉,合在一起就是:无上圆满正等觉。

六祖在《金刚经口诀》中解释为:“阿”是无妄念,“耨多罗”是无傲慢,“三”是心常住于等持,“藐”是心常住于智慧,“三菩提”是心常住于戒律。

六祖是依靠《金刚经》而开悟的,这一点没有任何怀疑,但他的这种解释,与某些经论不太相同。对此,法王如意宝曾说:“一些大成就者的语言,在显现上有时候与经论有一定出入,但不管怎么样,对大成就者的金刚语,我们都应当恭敬受持。”

佛陀提出的问题,若是我们回答,可能支吾半天也憋不出来,但是须菩提很有智慧,他不假思索马上就说:

须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说义,无有定法,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亦无有定法如来可说。”

须菩提说:“根据我的理解,如来正等觉不存在,佛法也不存在。”

为什么如来不存在呢?本经云:“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如来是一切诸法的本性,不是一个具体形象,尽管历史上确有如来的出世及涅槃,但这只是在迷乱众生面前安立的,绝非实有。经云:“佛出世或不出世,诸法法性无变化。”龙树菩萨在《中论》也说:“若无有自性,云何有他性?离自性他性,何名谓如来?”

为什么佛法不存在呢?虽然在名言当中,释迦牟尼佛成道后应机施教,开演了八万四千法门,但这也是在众生面前的显现,究竟而言,佛陀没有丝毫说法的分别念,众生前的转法轮完全是佛智慧力的任运示现。经云:“虽未说一法,众生现如是。”《圣者如来秘密经》亦言:“自如来成道现前无上圆满正等觉之夜,及至无诸取受而获得涅槃之夜,如来未曾说一句法,未来亦不说。”

以上是略说。下面在广说时,先阐述“法不存在”的理由,再讲“如来不存在”的原因。

“何以故?如来所说法,皆不可取、不可说,非法、非非法。”

“为什么法不存在呢?因为实相中如来所说的法不可得、不可言说,不是无实法,也不是有实法。”

〖不可取、不可说〗:诸法的自性就是涅槃的自性,说法者、所说之法、说法之境皆了不可得,无有能所,平等一味,自性寂灭。《中论》云:“诸法不可得,灭一切戏论,无人亦无住,佛亦无所说。”宗喀巴大师也说:“世尊自成道以来,不管在天上人间未曾说过一个字,因为实相远离能说、所说等一切戏论。”

〖非法、非非法〗:非法指无实法,非非法指有实法。格鲁派的有些人以单空见为究竟,故在解释此问题时有点捉襟见肘,他们认为:非法(无实法)不是世俗中的空性,非非法(有实法)不是胜义中的名言,二者必须用轮番的方式来抉择。但对我们宁玛派而言,这个问题就十分简单:佛陀所说的法,非法(无实法)之故,远离常有的边;非非法(有实法)之故,远离断无的边。这即是释迦牟尼佛的究意密意。

第八节课

前面说佛陀、佛法在胜义中不存在,佛陀不存在的原因下面有广说。佛法不存在的原因昨天也讲了:法与非法都是不可得、不可取,心识语言无法表达,佛法的本质在胜义中不成立为实有。下面还有一句没有讲完。

“所以者何?一切贤圣,皆以无为法而有差别。”

“为什么佛法在实相中不存在呢?因为一切法皆是无为法,远离分别执著。诸位贤圣的安立,也只是能证悟无为法的智慧上有差别。”

究竟实相中,实有的法不存在,无实的法也不存在,诸法本性远离一切执著,远离一切法相,这是圣者入定智慧抉择的。《大幻化网》中说:“之所以承认法界一味清净平等,乃是由圣者的根本慧定所得之故。”同样,一切诸法不存在,没有实相,也是依靠圣者入定智慧而得出的结论。

此问题可以从两方面理解:一是在圣者的根本慧定面前,一切都是无为法,除此以外,没有一个真正的实相,也没有有无执著;二是在圣者入定的时候,一切都是般若空性,远离四边戏论。世亲论师说:“圣者入定时,灭除诸散乱,现前如来智智为无为法。”圣者在入定的时候,灭除一切有为法的散乱执著,无为法的本来智慧现前。反过来说,如果诸法的本性不是无为法,那必定是有为法,嘎玛拉西拉说,若是有为法,则是刹那变化、不可靠的。因此,诸法的本性绝对是无为法,否则就会随因缘而有变化,并非诸法的本来实相。

从所证的空性而言,究竟实相是无为法,没有任何差别。但从能证的智慧来讲,六祖云:“三乘根基,所接不同,见有深浅,故有差别。”由于众生的根基不同,能证悟的空性慧也有深浅差别,比如声闻证悟的就比较浅,菩萨证悟的比较深,而佛陀是最究竟、最圆满的证悟。

总而言之,“差别”是从能证的智慧来讲的,所证的空性不可能有差别,如果有的话,无为法就变成无常了。

下面讲法布施的福德非常广大,远远胜过财布施,若能受持读诵《金刚经》,其福德无法衡量。首先讲财布施:

“须菩提,于意云何?若人满三千大千世界七宝,以用布施,是人所得福德,宁为多不?”须菩提言:“甚多,世尊。何以故?是福德,即非福德性。是故如来说福德多。”

佛陀问:“须菩提,你是怎么认为的?如果有人将遍满三千大千世界的七宝用来布施,所得福德多吗?”须菩提答言:“非常多,世尊。为什么呢?因为福德的本体是空性,以空性之故,福德可随因缘而增上,所以如来说福德多。”

〖三千大千世界〗:《俱舍论释》云:四洲、日月、须弥山、诸欲天、梵天世界为一个单位,一千个单位称为一千小千世界,一千个小千世界称为二千中千世界,一千个中千世界称为三千大千世界。三千大千世界能被火等同时毁灭,最初形成时也是同时产生,由一体性而得名。

〖七宝〗:有不同的说法。《法华经》说是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真珠、玫瑰;《无量寿经》中是金、银、琉璃、玻璃、珊瑚、玛瑙、砗磲;《阿弥陀经》则是金、银、琉璃、玻璃、砗磲、赤珠、玛瑙;《般若经》是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琥珀、珊瑚;乔美仁波切的《极乐愿文大疏》中是金、银、琉璃、水晶、冰珠石、红珍珠、玛瑙。

很多佛经中讲,若以三宝为对境,用清净心哪怕供养一朵花、一杯水,福德也是相当大,何况有人以七宝布施,量满三千大千世界,此福德更是不可限量。为什么呢?一方面是清净心的功德,另一方面,福德若在胜义中实有,其量则能思维,但由于它是空性的缘故,所以只要因缘具足,依如幻的布施就能产生无量如幻的福德,正如《入行论》所云:“幻人生幻福。”因此佛陀赞叹福德非常多。

大家要注意的是,《金刚经》每一句中经常要分开二谛作分析,这样才能加强对胜义谛的认识。如果认为经文的最后才涉及胜义谛,那现在的每一句话就无法解释了。总之,不管是福德也好、法身也好,我们对任何一个法都不能执著,如此才可了悟真实的空性。

这里的财布施,主要为下面的内容作铺垫,下面是讲法布施。

“若复有人,于此经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其福胜彼。”

佛陀接着说:“如果有人受持《金刚经》,哪怕只有一个四句的偈子,并为他人宣说,此人的福德将胜于上面那个人。”

世人常认为:财布施的福德非常大,法布施可能远不及于此。但释迦牟尼佛在这里亲口说道:法布施的福德,远远超胜财布施!其实从财富上讲,我们不要说三千大千世界的七宝,就算只用一碗七宝布施,现在也是有点困难,但依靠上师三宝的加持,我们有机会讲闻《金刚经》,这种福德是不可思议的,远远胜过了上面的财布施,大家理应生起欢喜心。

〖受持〗:指专心致志地奉行。

〖四句偈〗:本来印度梵文的《金刚经》全部是偈颂,但译成藏文和汉文之后,形式就变成散文了。所谓“四句偈”,指由四个句子组成的一个偈文,如“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这就是一个四句偈。

我们受持《金刚经》后,若能为他人开演经义,令彼等也听闻、读诵、修持,即使只有一个偈颂,也超胜了用七宝布施的福德。《般若八千颂》中云:“若有善男子善女子,读诵、受持、演说般若法门,其福德胜于财布施。”

可见,法布施的功德特别大。阿难曾问佛陀:“两个人在一起,做什么事情功德最大?”佛陀言:“一人讲法一人听闻,功德最大。”《虚空藏经》中云:“虽说俱胝劫,佛智亦无量,如是持佛法,福德更无量。”《狮吼经》也说:“以满三千大千世界的七宝上供下施,不如浊世时为人演说四句偈佛法的功德大。”此外,《妙法莲华经》、《般若二万颂》、《慧海请问经》等经典中,也纷纷赞叹了宣讲佛法、尤其是般若法门的殊胜功德。

因此,我们一方面应对大乘空性起信心,另一方面也要多劝别人接触这个法门。假如你周围有人生病了或是遇到了违缘,就应借此机会让他持诵《金刚经》,如此一来,必对其今生来世有莫大的助益。

为什么受持、传讲《金刚经》的功德如此大呢?

“何以故?须菩提,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

“原因何在呢?须菩提,因为一切诸佛及依此获得无上正等觉的佛法,皆从这部经而出生。”

有些居士供养学院一万块钱,几十年后始终念念不忘,一见面就提醒:“我在某年供养了你们一万块,还记不记得我呀?”甚至有些人供养了一点毛衣、饼干,四五年后还挂在嘴上,逢人便说。这种供养并未舍离吝啬、执著、傲慢,所以是不清净的供养。但你们若能持诵《金刚经》并为他人解说,这比供养一万块钱的功德更大。

为什么呢?因为《金刚经》所诠释的都是般若空性,而般若空性,是产生一切诸佛之因。《般若经》云:“三世诸佛皆依般若空性而现正等觉。”《现观庄严论》的顶礼偈也说:“具为声闻菩萨佛,四圣众母我敬礼。”经典中经常称般若空性为“佛母”,因为儿子的来源是母亲,同样,诸佛的来源是般若空性。《入中论》云:“声闻中佛能王生,诸佛复从菩萨生,大悲心与无二慧,菩提心是佛子因。”正因为菩萨在因地修持了无二慧空性,最终才得以现前无上圆满正等觉佛果。《佛子行》的开篇偈亦云:“利乐之源诸佛陀,修持正法而成就。”佛陀依靠佛法而成就,此佛法即是般若空性,它是一切诸佛菩萨的来源,从这个角度而言,故将般若空性喻为“佛母”。

既然般若空性是三世诸佛之因,那么三世诸佛所弘扬的佛法,也必定是般若空性。否则,佛的因是般若,法的因是其他的,这是根本说不过去的。

此处直接宣讲了“佛”由般若空性而生,间接宣讲了“法”也是由般若空性而生。所以,为什么《金刚经》的功德这样大?因为它是诸佛、佛法的出生处,故受持传讲的功德不可衡量。

“须菩提,所谓佛法者,即非佛法。”

“须菩提,所谓的佛法,并非实有存在,故非佛法。”

义净的译文是“佛法者,如来说非佛法,是名佛法”,词句上虽有差异,但意思方面完全一致。

“佛法”有两种解释:一是指佛陀的庄严色身、力无畏等圆满功德。从显现上讲,通过布施等积累福德资粮,可现前佛陀的相好色身、十力、四无畏、十八不共法等,经云:“如来之色身,福德资粮身。”但从胜义来讲,这些都是不存在的,并不是真正了义的佛法。

第二种理解是:所谓佛法,就是我们平时所说的能息灭痛苦的妙法甘露。从究竟义来讲,这也不是真正的佛法,只是世俗中的假象,是佛陀度化众生的方便。真正的佛法远离一切戏论,是大无为法,六祖曾说:“佛经不是佛法,它是肉眼的境界,故非究竟。佛法应是慧眼的境界。”

以上通过法布施与财布施的对比,阐述了受持《金刚经》的功德。